感谢缘分: 青岛按摩欢迎您!
24h贵宾服务
网站出租QQ130370
服务项目
PRODUCT CENTER
SERVICE PHONE
网站出租QQ130370

私享杂谈38—山村记忆(五)(2)

原标题:私享杂谈38—山村记忆(五)
私享杂谈38—山村记忆(五)

  我读大学的第二学年,奶奶突然间过世了。
  读大学的时候,由于学校离家里路途比较远,加上自己是农村出来的,读书时身上是没有什么钱的,故两年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的,有时帮助学校附近的单位打点小工,有时候也去附近农村帮助做一些农活。
  奶奶过世的那年,刚好是放暑假,巧合的是这次暑假我已经回到了家里。回到家里时,奶奶身体还很好,做事、吃饭,到别人家里串门,头几天奶奶还在下地干活,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先前预兆。
  那天上午我刚好做了点事从外面回来,母亲叫我过去奶奶家看看奶奶,我还以为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等过去奶奶家里,奶奶已经躺在床上了,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睛在不停地转,好像要找什么人似的,大伯和我父亲都在奶奶的床前,满姑姑也已经回来了。我过去后,大伯家的姐姐、二姐和我哥哥、弟弟他们都在奶奶的床边陪伴了,父亲将我拉到奶奶床前,跟奶奶说:您读大学的小孙崽回来了,您看看。我赶快过去拉住奶奶的手,刚叫一声奶奶,奶奶象是完成了人生所有事情那样从容,头稍一偏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是自己打从小第一次看见老人过世,而且是自己最亲的奶奶,我哇的一声就哭了,大声叫着:奶奶、奶奶。旁边的大人们也哭成一团,大伯娘、我母亲,还有家族里其他叔伯婶娘也都过来了。等大家都看过奶奶的遗容后,满姑拿来一块白布盖在了奶奶的脸上。家族里最年长的老者过来跟大伯、父亲说:办理后事吧,赶快通知奶奶的外家、几个姑姑家和亲友都回来奔丧。
  父亲叫我去大姑、小姑家一起告诉他们奶奶过世了,父亲要我赶快去。我也顾不得许多了,踩上当时村子里唯有自己所买的一辆自行车就出发了。我不知道是怎么样到达大姑家的,一到大姑家,大姑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等我一进去门后,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我只说了一句话:奶奶走了。
  听我一说是奶奶走了,大姑也开始流眼泪。大姑没有哭并强压住眼泪,进去厨房给我煮了一碗鸡蛋汤要我吃了,我那里吃得下,大姑说这是规矩,必须要吃的。我只吃了一个荷包鸡蛋,便跟大姑说,我赶快要去告诉小姑,于是擦干眼泪,踩上自行车就又出发了。
  等到了小姑家里,我已经很平静了,我放好自行车,进去小姑家,很平静地跟小姑说:奶奶今天上午过世了。小姑稍迟疑了一会,急忙叫大表哥出去把小姑夫喊回来,陪我一起回来奶奶家里。小姑同样也煮了一碗鸡蛋汤给我吃,我也只是吃了一个鸡蛋。回来的路上我看小姑一直在流眼泪,可见小姑心里也是很悲痛的,她只是不愿意让我们看见罢了。
  奶奶的后事很隆重,几千人的村子大部分人都过来为奶奶送行,孝子和孙子都要穿麻布孝服,记得当时抬棺的就有8个人,有吹拉弹唱做法事的,有老人带领家族里孝子贤孙围着棺材跟奶奶行跪拜礼的,奶奶的后事应该是山村里土葬最高的礼仪了。丧事礼仪完成后,要将奶奶的棺椁送上山土葬,所有妇女们是不能送上山的,她们只好在祠堂的操坪上静静地看着奶奶的棺椁慢慢地走远。
  前面是一队人马举着幡旗,有仙鹤引路,后面是一路的孝子孝孙及奶奶的后人全是穿着麻布孝衣,中间是奶奶的棺椁,再后面是村子里整个家族一起来送行的人。上山的时候,奶奶的棺椁要过一座很窄的石桥,引路人一句:高升、平安,八大金刚齐刷刷一下子就过去了,记得当时只有同堂七伯跌落了下去,那么深的沟却一点没有跌伤,他们都说是奶奶保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