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缘分: 青岛按摩欢迎您!
24h贵宾服务
网站出租QQ130370
服务项目
PRODUCT CENTER
SERVICE PHONE
网站出租QQ130370

刘某受处分后不久又套取60万元培训补贴, 湖北

原标题:刘某受处分后不久又套取60万元培训补贴, 湖北襄阳襄州区检察院不调查
刘某及其同伙受处分后不久又套取60万元培训补贴,
  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检察院不调查不立案

  刘某是原湖北省襄阳市农机推广站的站长兼书记,其同伙叶某等都是襄阳市农机推广站职工。
  2015年底,由于刘某及其同伙骗取公益性岗位补贴、骗取国家“阳光工程”专项资金,数额巨大,襄阳市纪委将刘某撤职,刘某的同伙均受警告处分。
  2015年5月,襄阳市纪委查清刘某的违纪问题后,将刘某一案移交襄州区检察院,让襄州区检察院继续查刘某的违法问题。
  在襄州区检察院调查期间,举报人多次找襄州区检察院举报,举报刘某一伙受处分后不久再次故意作案,于2016年初又套取60万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补贴!
  但襄州区检察院就是不调查不立案!详细情况如下:
  2015年4月,在得知襄阳市农机推广站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已全部完成后,襄阳市第一纪工委、襄阳市审计局以及襄州区检察院办案人员一起到襄阳市农机推广站,将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凭证和账全部收走,当时他们问出纳还有没有欠帐没交代,以后再说有就一概不承认了,出纳说没有欠账了;问出纳还有没有帐没交出来,出纳说没有了。当时,襄州区检察院还做了“清库”,办案人员说帐已全部扎死,到此为止,不能再拿票据来交差。襄阳市派驻农委纪检组在10月20日也证实在卷宗中找到了出纳的上述口供。
  襄阳市第一纪工委、襄阳市审计局以及襄州区检察院办案人员一起仔细审查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凭证账本,最后认定:襄阳市农机推广站在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中开支了27万,还欠别人几万,总共30几万就完成了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任务。虽然此结果没在刘某的处分决定书上做专门说明,但办案人员是都清楚的,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而且认定过程是与刘某及其同伙面对面,一项项确认的,刘某及其同伙当时也认可这个结果,从2015年4月上旬收走凭证账本到2015年12月结案,在这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刘某及其同伙均没有对上述认定结果提出异议,襄阳市农机推广站也没有其他人对上述认定结果提出异议。
  而国家2014年度给襄阳市农机推广站下拨了60万元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补贴,也就是说襄阳市农机推广站要赚20多万元。当时由于查案封了帐,襄阳市农机推广站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没按时验收。
  2015年底,在搞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验收时,襄阳市农机推广站新任领导表态说,这不是新任领导手上的事不想插手,帐怎么做不管,赚的钱单位也不要。此时,本应该花了多少报销多少,只能向襄城区农业局申请30多万元培训补贴,而不能申请60万元培训补贴,但刘某及其同伙觉得有机可乘,既然单位不要赚的钱,她们想要,于是借口说:“原来想让单位赚点钱,该给别人的没给,既然这样,那就该给别人的都给别人算了,60万补贴都给别人算了。”
  表面上她们说是要把襄阳市农机推广站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赚的20多万白送给别人,实际上培训任务早就完成了,该给别人的钱早就已经给别人了,根本不欠任何单位及个人的钱,她们就是想以此为借口贪污单位赚的这20多万补贴收入。
  2016年年初,为了将本该单位赚的20多万元补贴据为己有,刘某及其同伙将纪委退回来的帐任意修改、加减,凭空制造了几十万元的虚假开支,编造了60万元的假报销凭证上报。纪委、审计局、检察院2015年4月联合调查时,刘某怎么不说开支了60万!
  2016年5月24日上午八点多,襄阳市农机推广站新任领导开会宣布2014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补贴已到账40万,襄城区审计局没有给出审计意见,不能等了,这40万要发给刘某及其同伙,以后到账的20万也要发给刘某及其同伙!
  2016年、2017年,举报人多次要求襄州区检察院,调查刘某一伙受处分后又套取60万元培训补贴的事,但襄州区检察院一直不查,一直拖到2017年12月成立监察委员会,襄州区检察院以反贪局被划走了为借口,直接不管了。
  但在2017年年底,实名举报人还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向襄州区检察院递交了申诉,襄州区检察院一直没回复。
  2018年8月,湖北省省委巡视组巡视襄阳市襄州区,实名举报人向省委巡视组反映以上问题,襄州区检察院至今没回复以上问题。
  请大家讨论交流,刘某及其同伙受处分后不久又套取60万元培训补贴,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检察院该不该调查?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检察院为什么不调查不管?是不是不作为?
  也欢迎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检察院参加讨论!大家以理服人、以法服人!让人心服口服!维护社会基本的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