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缘分: 青岛按摩欢迎您!
24h贵宾服务
网站出租QQ130370
服务项目
PRODUCT CENTER
SERVICE PHONE
网站出租QQ130370

你“打回去”,他又“打回来”,咋办?(2)

原标题:你“打回去”,他又“打回来”,咋办?


  最近,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某李教授的一番奇谈怪论再次吸引公众眼球。与前次药某杀人案该李教授发表“杀人就是下意识弹琴”的无耻谰言招致一片痛骂不同,此次,其言论被一部分人痛骂的同时,却被另一部分人点赞。骂者还株连到上次案件,纷纭“老女叫兽一旦偏执一发不可收拾”,“上次口出无耻看来并非偶然”,“公安大学的教授怎么成了打架斗殴的教唆犯了”?

  点赞者人数不少,笔者也是其中之一。只是琢磨了半天,又撤销了点赞。

  可以感觉到,大伙儿就像自家孩子遭受了欺负一样,一个个怒不可遏,义愤填膺,义正辞严,掷地有声,纷纷声援李教授,表示“打回去”有充分必要道理,并且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立马儿“打回去”。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近些年来,类似表面激进事实上偏执的观念在知识分子和老实人中间越来越有市场。这两类人是传统价值观的循规蹈矩者,几十年来秉持着温良恭俭让却屡屡吃亏,智商情商和道德商数均比老粗小粗恶人俗人高出一截子,却眼睁睁瞅着作奸犯科者一次次攫取了社会之树上的果实,自己却两手空空干瞪眼。于是,他们失落了,生气了,不想再做好人了,他们要以更加激烈的方式反传统。

  有点赞者并且搬出《论语》为立论的丹书铁券,看,孔夫子都坚决主张“以直报怨”,而且“以直报怨”思想是孔学的核心内容之一。《论语·宪问》: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关于“以直报怨”的“直”做何解,后世一直未有确定说法,大多数人将其理解为“正直”之“直”,即是说, 对于旧怨,应该以正直之心对待。说法温情脉脉,遗憾的是,它们不像孔子原意,更像后世知识分子老实人的一厢情愿,尤其联系后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该解释更显牵强。

  笔者倾向认为孔子在这里强调的“直”即俗话所言“直筒筒”,也就是诉诸于人类的天性,当然,只是人类天性中的正直成分。遭遇了恶人欺负和其它不公不义冤枉受屈,就要毫不犹豫、毫无顾忌地挺身而出,在人类的天然义愤驱动下,快意恩仇,正当防卫,正义还击!更激进者,不妨“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完全彻底全部干净地消灭敌人。不必担心义愤驱动着的快意恩仇是否会过火,人类天然义愤往往是正义的,快意恩仇往往是侠肝义胆的公正判决。通俗一点、具体到日常人际俗世,人家打了咱的孩子咱们就不要过多地考虑仁义道德法律法规这些不着边际的东东而要按照天然人性毫不犹豫地“打回去”。这样做不是意气用事,也不像有些偏激好战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睚眦必报,在正义支撑下的人类天然义愤具备接近高度理性的作用,它们是造物主对于某些奸诈邪恶者的理性处决。

  对于一些恶人,那种老好人一样的一味迁就甚至变态的以德报怨其实是纵容恶人,如此,会让恶人更恶更猖狂,会让好人更吃亏更痛苦,会让整个社会失望、怨怒,埋下社会不安的因素。“以德报怨”的所谓宽容事实上是在纵容恶,是在混淆善恶,也就是在伤害善,是在放弃受害者的正当权益,客观上造成了助纣为虐的结果,并最终破坏社会公共原则。国人肉麻地信奉为宽容慈爱的“以德报怨”“受屈人常在”等所谓的传统美德实质上恰恰是人际和谐社会和谐的病灶。

  类似的还有对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毒舌语言的鄙视。这句话在王朝社会和现代社会普遍被谴责为自私自利的庸俗和恶毒。其实,不妨从另一个方面理解:一个人只有维护了自身正当权益,才能够做一个正常的人,一个健康的人。这其实就是常说的“自己为自己负责”,只有人人为自己负责,自觉维护自身正当权益,才能够在客观和主观上产生人人为社会负责、彼此有序制约、共同维护社会健康和谐的结果。据说,美国的私人持枪制度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

  诸如“以德报怨”无原则的肉麻导致的更严重可能性细思极恐。无原则的宽容害己害人,以德报怨的老好人形象恰恰刺激了恶人们和他人伤害施暴的欲望,老好人事实上成了诱发本来无意或者不敢伤害他人的正常人犯罪的“诱饵”。如此,以德报怨、迁就忍让者等于纵容、驱使、诱惑其他正常人走向犯罪从而毁掉了他们自己!罪莫大焉啊!



  二

  其实,李教授快意恩仇的“打回去”观念早已不新鲜。早在1980年代西风东渐时期国人中的先进者在反思中国传统价值观时就常常拿西方价值观进行比较。至今记得,当时大家津津乐道,咱们这里崇尚仗义疏财、重义轻利、诚信厚道,西方人恰恰相反,哥哥用鬼点子赚了弟弟一块钱,爸妈不但不会批评责骂哥哥,反而会表扬哥哥有本事,会挣钱。在这样的风尚影响下,许多中国传统价值观被翻了个,可谓黑白颠倒,善恶易位,是非混淆。更向前追溯,20世纪初第一批开眼看世界的中国志士仁人就曾提出过大量比此离经叛道言论更欺师灭祖的价值观颠覆论调,甚至想着要“换种”,让白种人帮助中国人升级人种,以从人种根本上改变中国传统文化和族性中的劣根性。该天杀的孽障!当年一些遗老遗少们自然受不了这种丧心病狂的谬论,即便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也不赞同,在有限理解的基础上,还是将其视作过激言论加以边缘化。

  这些过激言论没啥可怕的,发言者也并非不屑子孙华夏谬种。相反,他们中间的绝大多数倒是恨铁不成钢的爱国爱族爱种者,他们比庸俗大多数更具备家国情怀社会责任感。

  然而,他们还是被历史和大众当成了过激偏执者。

  面对大众和历史给出的结局,他们当然可以继续“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苦笑、怒骂。然而,正象他们相信“以直报怨”的“打回去”背后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类天然正义驱动力一样,在历史和大众对他们的偏激言行的判决书背后,肯定也有某种类似的人类天然正义在仲裁。就“打回去”的说法而言,太多的人们表示“太过酷毙”“有些乖戾”“不敢恭维”。当一些争议观念尚未有确定的判断标准,大多数人对其感觉到的不适就是人类天然正义的反应。

  简单一点,试问,你义正辞严地“打回去”,对方正好领受了你的教导,又打回来,如此冤冤相报何时是了?

  当然应该学习西方文化,学习世界文明,这是中国发展进步的唯一出路。然而,也要明白,任何一种价值观均为政治经济文化等客观社会存在的产物,强行灌输给社会发展阶段差别巨大的人们以相同价值观,就等于让初生婴儿吃肉。普世价值的确存在,但是,对于高度文明的理解和运用在于培养成熟的国民素质、社会环境。人们的主观能动作用只有在适度条件下才能对社会存在发挥反作用,否则只能适得其反。

  遭遇重大伤害的时候,绝对要奋起还击;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比如关乎一个人的尊严和正当权益、一群人的尊严和正当权益的问题上,坚决主张“以直报怨”,绝不用“冤死不告状”之类的怯懦主义为自己辩护,宁愿豁出小命也要讨个公道。然而,在一些百姓日常人际交往的鸡毛蒜皮上,比如家庭、同事尤其同学之间交往的歪瓜裂枣问题上,“受屈人常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在有些激进者看来温情脉脉得有些窝囊憋屈的老生常谈,却如清汤寡水一样温补滋养着中国人生。

  炫耀武力、以暴制暴在现代社会只能是实质上的弱势者怯懦、自卑的不正常应激自大,是一种激化社会矛盾、同归于尽的下下之策。“操刀者必被刀杀”“打死犟嘴的,淹死戏水的”。听上去狠辣辣,却是一些过于强势者的唯一下场。小孩子之间发生了一点冲突就主张“打回去”,不是“以直报怨”,不是西方先进文化观念,不是现代社会所需要的理性精神。

  当然,一些提倡“打回去”的人们也有另外的考虑,即培养孩子不屈服于强暴、不畏邪恶的抗争精神。不少人认为,西方人正是靠着这种与温良恭俭让截然相反的对待强势欺侮的价值观才培养出了独立人格、追求自由的精神。

  这话有道理,而且非常有道理。遗憾的是,包括李教授在内的不少国人在小孩子口角纷争问题上主张“打回去”并非出于这种目的,他们更多出于意气用事、不让孩子吃亏的狭隘逞强心理。这种心理也许对于培养一个人的独立人格有一定影响,然而,真正的独立人格更重要的涵养源泉在于人文素质,在于独立思考的大脑而非狰狞的肌肉。纵观横览历史,有太多的大块头可谓身强力壮,在大多数面前强横霸道,然而,面对强权,首先下跪的就是这些肉蒲团!倒是那些学贯东西的文弱书生们危难时刻挺身而出,铁肩担道义。

  用心培养孩子的人文素养、大脑心灵而不是只练肌肉,才是孩子将来能够健康成长的根本。野蛮其体魄的同时,更要文明其精神。

  那么,具体来说,自己的孩子被别家的孩子打了,怎么办?

  教育孩子,遭遇伤害的时候千万不要羞于启齿,而要勇敢地向老师报告,向家长报告,向司法机关报告,开诚布公,将矛盾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做才是真正的勇敢,才是阳光开放的态度,才能够妥善解决纠纷。走在阳光开放的个人心态和社会环境中才能够拥有更多的安全。看看我们周围,有太多的孩子和其他年龄的受害者正是因为受辱和受到伤害而羞于启齿,不敢向老师、家长和司法机关报告,才酿成了更多的不幸。敢于向老师、家长和司法机关报告自己受到的伤害,诉诸于社会正义力量比如道德尤其法律力量的庇护,比“打回去”更勇敢,才是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健康人格,也是营造健康社会环境的个人努力。一个在大街上坦胸露乳明火执仗的逞强斗狠者、动辄向委屈自己的上司叫板者的勇敢程度,远远不及一个遭遇威胁及时报警高声呼救、在无奈环境中忍气吞声敬业工作者的勇敢程度;一个动辄炫耀个人武力秀肌肉的赳赳武夫,永远打不过一个在困难环境中善于协调纷争、善于借助社会道德和法律力量的所谓奶油小生。市井斗殴的单兵相决中没有胜者。

  向一位女同事兜售自己这种观点,她怯生生地问:那么,对方如果骂你打小报告,或者对方如果变本加厉地报复,怎么办?

  受到伤害进行报告,与小人行径的打小报告播弄是非风马牛不相及。至于担心对方更加激烈的报复,本身就是一种怯懦,培养孩子的勇敢恰恰应该从这里开始。同时,一般来说,绝大多数即便生性喜欢攻击别人、乖戾猖狂的过于强势者在受到社会正义力量的警告尤其受到适当的惩戒后,也不会再有过激的反应,他们会约束自己,以免遭到更严重的惩罚。各个不同法律体系均对屡教不改的累犯给予更重的惩罚,目的正在于此。这正是社会正义力量比如法律伦理的威力所在。也正是通过诉诸于这种社会正义力量,才能够在社会成员之间树立起对于他人的正当权益的相互尊重,才能够避免肆无忌惮的伤害发生。

  李教授,别人欺负了你家的孩子,你叫嚣“打回去”,不但是以知名学者、司法权威的身份在蔑视理性和法律,也是在误导社会。有你这样的老娘,何愁你的孩子将来不成为市井痞子,或者罪犯,或者横尸街头!有你这样的意见领袖人生导师,社会理性健康发展从何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