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缘分: 青岛按摩欢迎您!
24h贵宾服务
网站出租QQ130370
服务项目
PRODUCT CENTER
SERVICE PHONE
网站出租QQ130370

爱投资的赵春霞,厉害的85后(1)

原标题:爱投资的赵春霞,厉害的85后
Word天,这位85后厉害了,波及11万人125亿元......

  原创: 赞赏小应 小应之家 今天


  深渊

  2014年9月,北京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董事、理事、经理、监事变更。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意义。

  那年的9月10日,第三届北京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会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行,北京旅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也迎来了一位新的法定代表人——郜桂荣。退出了两位投资人——赵春霞、孟繁春,一起退出的,还有实则是这对夫妻的两位投资人的执行董事、经理、监事职务。

  这次变更几乎没人注意到。北京旅商被放到聚光灯下,是在四年后了。

  2018年1月,自然人独资的北京旅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从23日至29日期间,分111次从爱投资平台借走1个亿。单笔最大金额100万,最小金额80万,借款期限均为12个月。根据其提供的国家工商2017年度报告显示,社保人数均为0。借走一个亿的公司,在网络上竟然没留下只言片语资讯或者信息,实在是令人费解。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平台令人费解,早在两年前,就有更令人费解的事儿已经发生。2016年10月7日,一篇名为【批量造假,爱投资赤峰项目大调查】的文章引爆了整个平台,围绕突击增资、抵押物不归企业所有、企业经营能力弱、批露信息造假、与平台关联等等问题,在作者与平台你来我往的针锋相对中,事情不了了之。再去检索,发现平台已经删除了相关解释之词,而批量造假的文章依旧在网络流传。结合现在平台的状况,再去看当初的文章,人性真的被某些人利用到了极致。

  巧合的是,北京旅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2017年度报告中向向国家工商系统中使用的企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与实为爱投资主体公司的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度报告企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一致。使用该企业电子邮箱的公司,还有同为赵春霞所属安投融(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同样的情况,早在2015年已经出现,2015年5月20日,北京旅商投资咨询公司将报告邮箱从[email protected]改为[email protected],而itouzi.com则是公认的平台官网。这才只是最基本的向国家工商信息平台报送信息的一面,细细看下去,社保0经营0等公司的并不只是这一家公司。

  北京旅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截止2018年7月,出借项目正常回息;2018年8月,所有出借项目停止了付息;2018年8月29日,爱投资延期省心计划延期项目处理方案出炉。

  到了2017年,还有一家同样是北京的公司变更,也同样几乎没人注意到。

  2017年5月4日,北京盛世骄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增了一位身兼投资人、执行董事、经理数职的法定代表人——林华英。在变更后不到半年的时间时,该公司分上百次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从爱投资平台借走上亿元,单笔最小金额58万、最大规模100万,借款期限均为12个月。一直担任该公司法人股东的中财新兴则是爱投资平台五大保理公司之一。

  同年,最引为注目的,当是10月份的一纸公告。2017年10月22日晚间,步森一则公告称,安见科技拟以10.66亿价格受让睿鸷资产所持步森股份16%股份。交易完成后,安见科技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实际控股步森股份;而睿鸷资产仍将持有公司13.68%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此次新东家安见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为赵春霞。10月23日,深交所向步森股份下发问询函,追问爱投资掌门人赵春霞10亿多元的来源。10月26日,赵春霞控制的安见科技回复交易所问询函表示,收购资金全部来源于自有资金,其中3亿元来源于安见科技成立时投入的注册资本,另外8亿元收购资金分别由赵春霞投入7.6亿元,苏红投入0.4亿元。其中,赵春霞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其转让北京融艾创投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所得,融艾创投是安投融(北京)金融服务信息有限公司(爱投资母公司)的控股股东,赵春霞将其持有的融艾创投出资总额的20%份额,以7.5268亿元进行对外转让,受让方系从事实业投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100%持股股东系建筑业的实体企业。此外,苏红投资的0.4亿元全部为自有资金。这个苏红,后来成了爱投资平台的神秘人物,已经是后话。

  而这个受让方到底是谁?只能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赵春霞和受让方协议约定,受让方自接到赵春霞书面付款通知之日起五日内向赵春霞付款,截止该问询函回复出具日,赵春霞尚未收到上述款项,上述转让也未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到了整个爱投资出事之日,上述转让依旧没有完成工商登记变更。根据步森股份2017年11月16日公告,赵春霞已经把16%的步森股份完成了过户,还取得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券过户登记确认书》。赵春霞已经将本次交易对价款10亿多元全额支付给了徐茂栋。

  赵虽然高位给了徐,让徐从中获得赵7亿元,但是徐确并没有就此放过赵。一是从徐茂栋手中接下步森股份后,股价从2017年的最高位58.55元一直跌到了15.14,下跌超过70%。赵购买后市值已经跌了三分之二,赵质押的股份已经爆仓,赵春霞申请紧急停牌,现在赵春霞已经亏了几亿,而爆仓问题还不知道怎么解决。二是徐茂栋借了很多民间的高利贷,但以步森股份为担保,赵也许不知情或许不承认,被债主集体讨债并告上法庭,只好跑出来指责萝卜章并报案。

  回到盛世骄阳,该公司被放到聚光灯下,已经是在一年后。在借款尚未到期、离爱投资逾期711事件爆发的前7天,也就是2018年7月3日这一天,公司再度悄然变更,作为爱投资平台所在公司法务负责人、高管的林华英辞去了执行董事、经理职务,亦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

  这次变更,被爱投资平台解释为“出借平台法务负责人林华英担任借款公司法人主要目的是为了确保债权安全”。而确保了债权安全的盛世骄阳还款情况如何呢,2018年7月11日爆雷,8月就不再还钱。

  林华英不但去盛世骄阳担任法人帮助企业从平台借款,还带来了其合作伙伴从平台借款,与林华英同为易享科技(大连)有限公司股东的张世元所在的帮惠科技(大连)有限公司,以无数个个人身份名义从平台借走五个多亿,出事后也早早的没有还钱。类似的还有爱投资几大投资方,最后核实下来都成了借款企业。

  这才是比较典型的几个企业,细究下去,与盛世骄阳有关联的还有星澳国际、追银网络等借款企业,借款金额同样高达上亿元。

  逾期以后,查出的不少借款企业马不停蹄变换高管或减少注册资本,要知道,711逾期至今已经四个多月,这帮人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倒腾。而这并不是爱投资平台上借款企业个例。

  有细心的出借人统计了与平台、高管、投资方关联的相关借款企业,根据最新投友统计,100多亿的逾期中,与爱投资平台及高管关联的相关企业借款就占了70多亿,占到了整个逾期大部分。难怪乎原本应该债权清晰的中介平台用最多一个月甚至一个周时间就能公开相关借款企业信息的事,爱投资不但用尽各类手段将出借人挡在门外不允许查询合同,更是将期限从一个月延长到四个月。

  更深入发现,作为爱投资五大保理公司,也与赵春霞或平台有着说不尽道不明的联系。不但一纸空文就可以托管五大保理公司,爆雷后除了广大出借人参与线上线下催收外,保理公司的人几乎没有露面。摩贝事件(摩贝(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则直接暴露出平台和保理互相包庇,几千万回款是否截留至今没有音讯。

  除中财新兴直接是借款企业盛世骄阳法人股东外,同为爱投资平台五大担保公司之一的微弘商业保理,在2017年5月10日曾经做过一次股权变更,自然人张强退出,北京华富玄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入,而爱投资平台公司董事长赵春霞则是北京华富玄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股东之一。

  另一家中安融金商业保理,大股东张林则同时是北京旅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监事,而赵春霞曾经是北京旅商的股东,赵春霞丈夫孟繁春则曾经是该公司法人。

  也就是说五大保理公司中三个保理公司微弘商业、中安融金、中财新兴,都曾经与赵春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爱投资前CEO王博曾于2014年5月3日在知乎回答“有担保的P2P就一定安全”问题时提到:

  担保公司也要有分辨:
  1.是否具有融资性担保牌照,现在很多网站找的担保公司都是没有融资性牌照的空壳,其担保能力没有监管和考核,比如跑路的旺旺贷,还有很多平台就不一一指出了。
  2.担保公司也有实力优劣之分。
  3.平台是否只依赖于一两家担保公司,那就很可能和平台本身一个老板了。

  最后一句一语成谶。125亿逾期5家担保公司担保,抵押物覆盖30%不到,关联交错,不是一个老板胜似一个老板。这个80后老板有多厉害?

  根据天眼查信息:

  赵春霞,爱投资创始合伙人及CFO。19岁大学毕业,加入花旗银行投资银行部,曾管理近20亿美金资产,主要投资方向为金砖四国的新能源及矿业板块;2010年负责运营资产管理公司,预判金融市场走势并掌控具体交易;建立了业务运转、交易流程、风险控制等配套的管理体系,在金融投资领域具有丰富经验。

  根据爱投资平台公开信息:

  赵春霞,香港科技大学EMBA,中国社科院金融学博士。19岁大学毕业,加入花旗银行投资银行部,曾管理近20亿美金资产,主要投资方向为金砖四国的新能源及矿业板块。2010年负责运营资产管理公司,预判金融市场走势并掌控具体交易,建立了业务运转、交易流程、风险控制等配套的管理体系,在金融投资领域具有丰富经验。2012年与合伙人共同创建爱投资,全面负责投融资业务管理及金融机构合作。

  经调查发现,爱投资上百家借款企业借款金额,都打破了两年前国家有关部委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同一借款人在某一平台及所有平台的借款作出了限额规定,少则几千万,多则上亿甚至几个亿。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

  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借款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当2018年P2P雷潮来临时,爱投资也引起了漫天质疑,有人把爱投资曾经疑似假标、自融等往事发在网上,但仍然没有阻挡赵春霞引入iSeecapital、雁阵科技、亿阳集团等“投资者”推进IPO进程的脚步。

  当然也挡不住无数渴望通过尚无明确法规监管的P2P挣点理财收益的“投资者”,更没有太多人还记得2016年的大调查文章。

  2018年6月19日,爱投资董事长赵春霞宣布发起组建安见数据集团及爱投资正式启动Pre-IPO轮融资,引入广州润盈、当代集团。同月,爱投资发布“超级6月理财有壕礼”活动:

  投资不仅有利息赚,更有苹果全家族产品、迪拜双人游、70寸超级电视等等大奖以及数不尽的高额优惠券等您来拿!丰厚奖品,多样玩法,新老用户一起狂欢,超级6月投资超大惊喜回报!还在等什么?赶快来参加咯!

  有高额出借人甚至享受到了专职理财经理的电话通知和快递大礼包问候。活动结束时,爱投资出借额达到了近490亿,离赵春霞冲击500亿目标只有一步之遥。


  到最后,“投资者”从爱投资借走了几倍于投资款的钱,成为真正的借款人;原本只是想要点理财收益的出借人,则差一点变成了爱投资债转股方案的借款企业股东,成为真正的“投资人”。


  随后,各路人马闪亮登场——

  有离近一点建立在京代表小组的
  有使用各类软件轰炸老赖还钱的
  有到爱投资平台要求查看合同的
  有向相关单位或主管部门反馈的
  有在论坛呼吁公开真相被禁言的
  有管局约见实控人被称病拒绝的
  更有直播要求下载某软件凑钱的
  有以平台为背景撰写长篇故事的


  四个月后再回首,所有这些绝大部分成了烟雾弹,时间拖了一个月又一个月。四个月以后,爱投资已经成为了手握125亿逾期、项目99%逾期、涉及11万出借人的平台,从上述企业到更包括B轮投资方及天宝食品、*ST富控、*ST天业、银河生物、盛和资源、仁智股份、金盾股份、*ST准油等8家上市公司。

  代偿、债转股、本金折让、在京代表、逾期、延期、展期、三年处置、线下催收、全国代表……一系列变幻莫测的方案纷至踏来。

  如今,爱投资的一举一动,每天都牵动着十余万出借人的心,这11万被爱投资实控人、董事长称为爱亲的伙伴,从要求罚息、罚金的诉求,变成了怎么尽快拿到本金的请求,甚至能够定期收到利息都愿意烧高香的本分人。而所有还钱的事,全变成了由投友眼中最牛中介和最牛借款企业说了算的处置方案。

  看合同,一个月只能看两次,每次必须提前预约并得到平台允许和通知,才能自费亲自到平台排除查看。

  在平台论坛上看到一点展期、代偿、还款公告,满心以为这是平台的诚意和最大努力,不曾想,时间一过,借款企业一句没有钱、不还了、大环境不好,所有的代偿或协议就成为一张废纸。稍有不满意或质疑,直接拉黑禁言。有出借人的住址、姓名、详细信息、照片等被平台公然发布在官方论坛,被狂热的出借人扣上大黑子的帽子任由谩骂。

  投友在网上留言,结果漫长等待后得到一个邮箱;
  投友发信到邮箱,信件则石沉大海或者音讯全无;
  投友到部门反馈,被告诉不接待任何个人或律师;
  投友去报案起诉,被告之暂不受理又无书面通知;
  投友打热线电话,从一个部门转去另外一个部门;
  投友问如何解决,推说从一个月等到了第四个月;

  部分出借人正常到部门反馈情况,
  竟然被请到当地所里去喝茶聊天;
  个别出借人电话向有关单位投诉,
  竟然被电话通知要注意网络诈骗;

  所有这些,感觉像故事一样

  ……

  我就是个租摊位卖红薯的。以上暂行办法、公司变动、借款数字、姓名是什么意思,我是一点都看不懂的,可能完全只是巧合罢了。12345或者12389竟然是干什么、法院立案标准、经侦介入时间、金融局工作职责,我就是个文盲,完全不明所以。网上的大调查文章事实真相究竟如何,逾期125亿,11万出借人,也可能只是一个数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