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缘分: 青岛按摩欢迎您!
24h贵宾服务
网站出租QQ130370
服务项目
PRODUCT CENTER
SERVICE PHONE
网站出租QQ130370

1.38道仁标准(3)

原标题:1.38道仁标准
1.38道仁标准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论语•宪问14.1》)
  杨伯峻:原宪问如何叫耻辱。孔子道:“国家政治清明,做官领薪俸;国家政治黑暗,做官领薪俸,这就是耻辱。”
  原宪又道:“好胜、自夸、怨恨和贪心四种毛病都不曾表现过,这可以说是仁人了吗?”孔子道:“可以说是难能可贵的了,若说是仁人,那我不能同意。”
  钱穆:原宪问什么是可耻的?先生说:“国家有道,固当出仕食禄。国家无道,仍是出仕食禄,那是可耻呀。”
  (原宪又问):“好胜,自夸,怨恨,与贪欲,这四者都能制之使不行,可算得仁吗?”先生说:“可算难了。若说仁,那我就不知呀!”
  详解:
  我发现,有些网友对《论语》一窍不通,就大言不惭地乱批一通,看来是学了黎鸣乌鸦的样子,这是典型的无的放矢。
  我不反对你批孔,这是你的权力。但是你批孔必须懂得孔子的理论和学说啊!否则你批个毛!所以我劝他们,要更好地批孔,请关心我的博客,彻底弄懂《论语》,看它有多少错误,错在哪里?然后批判才能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有个网友认为:“孔子的忠是下对上无条件的服从,仁是上对下有条件的施舍与恩赐。”显然他不懂《论语》。我回复他:孔子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使:从,遵从;臣:臣民;君使臣以礼:国君以礼仪遵从臣民;事:从~做事;忠:心在中道,孔子的忠是忠于道,而不是忠于君;事君:跟从国君做事,与国君合作;臣事君以忠:臣民在国君带领下忠于道做事。
  仁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的相互关系,而不是你说的“仁是上对下有条件的施舍与恩赐”。
  1973年的马王堆汉墓考古震惊世界,原本《老子》被发现了,而主流的《道德经》是经帝王授意由御用文人篡改的假货。
  关于道,如果按照原本《老子》说的:“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有玄,众眇之门。”
  根据我的理解,这段话的意思是说:“道,是可以遵行的规律,但不是死板地遵行的;名,其意义是指可以解释的自然,但自然不是固定不变的。没有意义的虚无,是万物运行的起因。有意义的物质存在,是万物的本原。因此,不断地深思宇宙运动的起因,是为了发现宇宙终极的奥妙;经常不懈地探索宇宙的本体,是为了寻找宇宙表现出来的形状和边界。道和名两者,是宇宙的一体两面,同出于宇宙,名称不同意义相同。它们可真的玄奥,在玄奥中还有更玄奥,是所有解决奥妙必经之门。”
  ——其中所说意思与钦定的《道德经》是不同的。钦定《道德经》是这样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意思是说:“道是可以说的,但可以说出来的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道;事物的名字是可以称呼的,但可以称呼的就不是真正该事物意义上的名字。天地在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名字的,名字只是给万物的一个归属。因此,用无意识来发现事物的奥妙,用有意识来归属他的范围,两种思维同出于一个概念,但意思不同,这就是玄之又玄的奥妙,是打开所有奥妙的法则。”
  ——显然,钦定的《道德经》将道玄虚化,也就是虚无化,这样缔王就不用受道约束了。
  按照原本的《老子》,证明孔子和老子两家学说同来源于伏羲的《易》。两家曾经互相学习,互相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而已。
  可惜从秦朝以后,统治者利用御用文人将《老子》篡改成为钦定的《道德经》这样就背离了伏羲的《易》之道,其目的是离间孔子与老子的关系。现在乌鸦挑起的抑孔扬老的纷争,连篇累牍地制造文化分裂,就是继承历代帝王的衣钵,继续分裂中华传统文化,其实他就是一条搅屎棍,唯恐天下不乱。
  今天的学者应该挖掘孔老两家的共同点,共同承担起宏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而不是制造两家的对立,更不要互相拆台,搞个你死我活、决一雌雄。
  说道的时候常说“道理”,那么什么是“理”?理是道对事物的规范作用。比如春天来了,冰雪就会溶化,雨水就会逐渐增多,草木就会发芽,动物就会寻偶,大雁就会往北飞……这些表现就是理。理通礼,也就是万物运行的时序。
  这一章:说的是孔子对郭家的客观公正的评价,是以道为标准的。具体到人类社会的郭家,道引申为“符合人类最高利益”为标准。“符合人类最高利益”的思想行为称为“仁”,对于人的德行,则是以仁为标准的。仁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纲领。
  宪问耻——宪:姓原名宪,孔子的学生。耻:羞耻,可耻;
  ——原宪向老师问什么是可耻。
  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这两句是倒装句。孔子将“邦有道”“邦无道”放在前面,是强调道的重要性,而按语意“谷”应在放前面:谷,邦有道;谷,邦无道,耻也。
  ——谷:老百姓上交给廓家用于官俸的粮食;邦:郭家;有道:施仁正,使正策法令符合民众最高利益,即合乎道;无道:以暴 正害民,正策法令不符合民众最高利益而损害民众利益,即违背道。
  ——杨钱二师没有指出“谷(官俸)”的来源。杨师说:“国家正治清明,做管领薪俸;郭家正治黑暗,做管领薪俸,这就是耻辱。”
  ——钱师说:“郭家有道,固当出仕食禄。郭家无道,仍是出仕食禄,那是可耻呀。”将“谷”说成是郭君恩赐的。如果管俸是这样,性质就完全不同了,那么孔子的立场就错了。
  ——将孔子告诫有司感恩民众篡改成孔子教训学生为感恩揶君而出来做管,孔子崇高境界也就没有了。这显然是不符合孔子的正治理念的,所以,注解者的境界是非常重要的。杨钱二师的注解依据的是朱熹的《论语集注》,而朱熹正是曲解《论语》的高手。
  ——郭家政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就必须施行仁政,造福国民;如果郭 家正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不仅不施行仁正,反而以暴政害民,那就是可耻的。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
  ——克,争强;伐,攻击,好衅;怨,怨恨;欲,贪欲;为,算是;仁,仁者;矣,吗。
  ——争强、好衅、怨恨、贪欲都没有的人,可以算做到仁了吧?

  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难,难得;矣,了;则,那就;吾,我;知,知道,肯定;也,了。
  ——可以算是难得的,至于是不是做到仁,那我就不知道了。
  ——孔子言下之意是:因为这些是自我的事。要做到仁,还要看他如何处理与别人以及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如果处理得好,才是做到仁;否则不是。
  本章通过孔子回答学生原宪的提问,阐明了道仁标准:道的标准是施行仁政;仁的标准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本章可分为四段:
  宪问耻。
  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
  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白话文:
  原宪问老师什么是可耻。
  孔子说:“郭家正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就必须施行仁正,造福郭民;如果郭家正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不仅不施行仁正,反而以暴正害民,那就是可耻的了。”
  原宪又问:“争强、好衅、怨恨、贪欲都没有的人,可以算做到仁了吧?”
  孔子说:“这可以说是很难得的,但至于是不是做到仁,那我就不知道了。”